导语

文/秦婉

光之下,一切事物都无所遁形。而少年,如光一般,炽烈,纯粹,无畏,能照见这个世界,分享明亮,分享未知。

20岁的刘昊然,是年轻演员中最为阳光正面的代表。他拥有符合年龄感的自然,拥有舒展自洽的灵动,以及情感真挚的表现力。

出道仅四年,他一路稳扎稳打,横跨喜剧、青春、魔幻、武侠等多个类型的影视角色,出演《妖猫传》《建军大业》和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时,他在大导演麾下承担重要的表演任务,尤其是“白龙”一角,拥有少年殉道的极致之美。

《非常道》“后浪时代”选择刘昊然,是因为他在一众年轻小生中,最具有一种久违的传统优质艺人的特质,并且已经飞速地向成熟艺人的方向发展。他的谈吐思路,有这个年龄段艺人罕见的饱满流畅,对于珍贵的表演实践,他能生动而深刻地描述,足见他的专注度,这恐怕就是他的演出能一直保持水准的原因。

人们往往赞美他的天赋,而他的自省,正如他心里的那道光一样,才是“流量为王”的时代最珍贵的品质。

对话实录

非常道:如今在实践过程中,跟你学校里打基础的学习,你觉得怎么平衡?

刘昊然:我觉得不太一样。学校教的东西,比如说动物模拟,要去模仿一只狗,模仿一只猫,要去演一个豹子,比如说观察生活,如果你只在学校学习,可能会有点不太明白这跟我演戏有什么关系,因为我真正演戏时演的是人。

但因为我在剧组拍戏,也和其他演员取经,我就可以找到这个关系,我可以清楚认识和学习到教给你的每一项课程,每一个训练,其实要求的是什么,训练是你哪方面的素质。

比如说我们在学校做动物模拟,这是大家比较熟知的表演入门课程。我们要去模拟一只豹子,我们要去模仿一只狗的时候,最关键要观察这个豹子和狗,它动起来的时候,说身体的哪个部位先动,像猫科动物动的时候,是肩带着这个位置走,它的核心是怎么样的。这是比较细微的关于身体控制和观察能力的训练,这个也是在你平时塑造角色的时候用得到的东西。

非常道:学校一开始都会让你们解放天性,但是我看你好像不需要解放。

刘昊然:我的天性是在剧组解放的。当时拍《北京爱情故事》之前,有一段时间的训练,有剧组的老师带着我做一些训练。我们当时在北京,走在北京的街头,在国贸附近,走着走着,突然看见公交站台,老师拿着一个小DV,说你去演吧,旁边全部都是上下班的人群,我就要在那儿开始演戏,那个时候我的天性就已经解放了。如果是一个正常人的话,一个没有接受过表演训练,没有接受过解放天性的人,他会觉得很尴尬。

非常道: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已经走出来了?

刘昊然:现在我都觉得,应该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了。

非常道:你一直做演员,但是大学目前还没有毕业,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演员职业性的问题?

刘昊然:其实有意识到。最关键的是,你要先认识到这个职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,这不是一个光鲜靓丽的职业。演员演戏,尤其演好的角色,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,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样。你要为这个角色付出很多东西,你要不停训练,包括很多你日常里根本接触不到的事。导演让你干嘛,你就干嘛,导演让你跳水,你就跳水,导演让你上马,你就要上马。你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去做,它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。

非常道:《妖猫传》里跟陈凯歌导演合作,他是一个很有文化底蕴的导演,对你刺激大吗?

刘昊然:很大。你不多读书,很多时候可能听不懂导演在说什么,但就还好,我还真的是一个比较爱看书的人。

非常道:你跟他交流大概是什么样的状态?

刘昊然:陈凯歌导演对待我们这些新人演员,还是会用我们比较能听懂,或者说我们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,来表达。因为陈凯歌导演非常善于讲故事,非常善于跟演员沟通,他会很清楚地告诉你,他想要的是什么,他需要的是什么。这样的情况下,演员,尤其是新人演员,就比较轻松一点,你其实只要完成导演的想法就好。

因为作为一个新人演员,最怕的就是导演说“没事,你随着你情绪来吧”。很多时候我们对一个角色的情绪考虑,可能没那么准确,或者说因为我们的经验没那么足,或者说我们生活阅历没那么足,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对于角色的判断,其实没那么有自信。如果导演说,你就按你的想法来,我们会紧张,不像一个成熟演员,如果导演说你按你的想法来的时候,他们会很开心,因为他有很多种想法,他有很多种方法,但是我们年轻演员可能没那么多。

非常道:你的启蒙是在《北京爱情故事》中,陈思诚导演给你完成的。你现在又入了学,再去合作其他的那么多导演,你这一路,你觉得哪个部分,是对你的表演在开窍方面影响最大的?

刘昊然:我觉得都蛮大的,说实在话,如果说是我的启蒙,那真的就是陈思成导演,因为他带我入行,让我认识到了表演是什么,拍戏是什么。

但我觉得《琅琊榜》同样给了我非常非常多的帮助,我那时候还说,我可能之后几年拍戏,身上都会带着《琅琊榜》这部戏给我的那种感觉。因为相对来说,电影的拍摄还是比较轻松的,而一个古装电视剧,它那么重的一个工作量,可能是我之后很多年我要习惯的工作状态,我要提前做好所有的功课,要习惯去配合一个成熟剧组非??斓慕谧?,我觉得《琅琊榜》让我学会挺多东西,。

非常道:你这次感受到在不同剧组,不同导演的掌控之下,不同的表演方法吗?

刘昊然:对,不同,可能不同导演的拍戏感觉和状态,都不太一样。但我觉得最关键的一点,就是作为演员,尤其是一个年轻的新人演员,最关键要相信导演。导演是一个戏的主导,你要相信导演让你做的事情是对的,你要努力去完成导演的要求,在这个前提下,你可以慢慢成熟,去达到不同的状态,完成不同的细节,不同的感觉,然后去和导演沟通。。

我合作的所有导演,都非常非常优秀,不管是陈思诚导演、陈凯歌导演,还是孔笙导演、李雪导演,包括刘伟强导演,我非常非常信任这些导演,所以说导演告诉我做什么,我就努力去做好。

非常道:在《琅琊榜》这种电视剧的创作中,你会在看剧本的时候自己做一些创作上的修改吗?

刘昊然:会,包括拍摄后期的时候,演员们会聚在一起聊这个戏,看看哪里有什么需要调整改动。尤其说你拍摄时间越来越长,对这个角色的认识度越来越高,慢慢就开始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或者说自己想要做的调整,我觉得这就需要演员和导演之间的沟通。

非常道:这个方面你觉得自己有天赋吗?有没有可能,未来做点幕后的事情?

刘昊然:我觉得有可能吧,可能过几年,就先放下演员这个职业,去做点别的事情。因为我觉得电影就是这样,你拍戏,不光要知道演员需要做什么。很多非常成熟的演员,很清楚整个剧组所有职业的工作,包括灯光、录音、镜头,尤其是镜头,摄影那边的工作,要很清楚。

比如说你听到那边摄影老师说换线35头、70头,他就非常清楚,一看这个镜头离你的距离,以及这个镜头的焦距,他就知道,现在是多大,他就知道怎么样调整自己的表演状态。比如说拍我近景的时候,我可以把表情做调整,比如说拍到我半身的时候,我可以加上一些手的动作,拍到我全身的时候,就加一些脚的动作,加一些我步伐上的变化。再举个特别简单的例子,新人演员最容易出现的问题,背对着镜头演戏。

非常道:现在会有自己的表演设计吗?

刘昊然:现在越来越多了。之前是可能想法没那么多,二也是胆子比较小,没那么大的自信。

非常道:是不是电视剧的空间会大一点,它会让你设计?

刘昊然:理应来说是这样的。

非常道:有没有发现自己的瓶颈?

刘昊然:有。尤其是电视剧的拍摄过程吧。因为电视剧的周期比较长,我这个年纪,一是比较敏感,二是比较容易有情绪波动。比如一场戏,好像演得没那么好,或者拍完之后,看导演说的话会感觉,是不是导演对我不满意?很容易有这样的想法,一有这样的想法,就容易陷在里边,出不来,可能说成熟演员,很快能调整过来,但是我可能就会调整的比较慢。

非常道:有没有你演的这场戏,你演完之后,自己特过瘾?

刘昊然:蛮多的,在《琅琊榜》里就蛮多的。因为电视剧的拍摄里,有很多很重情绪的爆发,这些是我之前电影里边比较少的吧。

非常道:你觉得现在需要体验吗?

刘昊然:需要。

非常道:会比如说接下来接一些角色,去有一个体验的机会?

刘昊然:当然需要,但是可能也挺难的,因为现在这个环境吧,其实有点难度。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做到这些事情,希望能通过一些方式和手段,去体验我的每个角色。它也跟生活阅历有关。一个演员随着自己的年龄成熟,生活阅历丰富,娶妻生子,经历过至亲去世的时候,状态就是会不一样。我觉得我还是希望能通过一些方式,一些手段,能体验到那些。

非常道:你现在这个时期,更多会出演一些少年角色,等到你过了这个时期,你觉得自己会像哪个方向发展?是那种演技特别好的,很有技术,演谁像谁的那种演员,还是性格演员?

刘昊然:我当然希望自己是一个成熟的能演谁像谁的演员,我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,包括我接的戏。虽然在这个年纪,但我接一些青春戏的角色,也相对而言比较少吧。我还是希望能早一点步入一个成熟演员的方向和道路,而且我觉得我一直以来走的路,是对的。

非常道:选角色的时候,团队给你的意见更大一点,还是你自己主导更多?

刘昊然:因为可能会接到很多的剧本,很多的项目,但是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把每一个项目都看一下,都了解一下,因为有工作,有拍摄,有宣传,包括还有学业。所以说,所有的工作会递到团队那边,他们会先经过一轮的筛选,之后他们会把他们觉得不错的项目再给我,最后再由我和团队一起商量来定夺。

非常道:你之前说过,摄影是你在片场比较解压的一个方式。

刘昊然:对,因为在剧组,你还是要找一些事情来填补琐碎的生活,剧组的时间很零散,我看很多演员朋友,他们都会去学一学摄影,一个是为了熟悉镜头,熟悉光影的感觉,其次就是,演员这个职业每天所处的环境都挺新鲜的,比如会去很多大家不常去的地方,在很多影视城里拍戏,面对很不一样的建筑风格,所以说,我觉得学一学摄影,还是挺好的一件事情。

非常道:什么样的对象或者内容,会吸引你去拍?

刘昊然:细节,小的。因为我没有特别系统、特别成熟地去学习摄影,对于构图、讲究的分割线,我可能没那么了解,所以说,我是一个比较喜欢拍一些细节的东西。

非常道:那你拍完会给导演看看,给前辈看看吗?

刘昊然:不会,要不是因为生日会,拿摄影展来办的话,可能那些照片一直放在我的箱子里了。

非常道:你现在这个生活状态有没有机会让自己增加一些阅历,更融入生活一些。

刘昊然:机会比较少。我每次拍完戏,还是会找一个机会出去,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,去一个和我平时生活的城市环境不一样的地方,去那里待一待吧。

非常道:你现在出去还会担心别人认出你吗?

刘昊然:可能在国内一些大城市还是会有这样的担心吧,但还好,我好像其实也还好,偶尔会被认出来。

非常道:现在有这么多粉丝,以你为榜样,无形中也是带来压力的,你觉得你是怎么调和你身为偶像跟自我之间的关系或者矛盾?

刘昊然:就是这样的,我们这个年纪的演员、艺人,和我们的粉丝,其实都是同龄人,同龄人还是比较容易接受同龄人的意见和话语。我从小也不太喜欢听来自父母、来自老师的那种说教,所以有的时候,我们做的什么事情,还是会比较容易影响到同龄人,所以说要以身作则吧。

非常道:现在的年轻演员处的这种环境机会算是比较好的。

刘昊然:我觉得有好有坏,都共存。好的是现在的机会,相比较之前会好很多,如果你真的想做一名演员,现在有非常多的作品,非常多的角色,可以供你拍。但是紧接着带来的就是浮躁,因为你机会太多了,反而大家容易不珍惜。过去的演员可能没有那么多戏在拍,没有那么多角色在选的时候,大家要去争一个角色,每个演员都会尽自己最大努力,想去把这个角色演好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我不拍这个,我好像还有别的可以拍,我不拍电影,我有剧,我不拍剧,可能还有一些网络上的东西,我都可以拍。所以大家觉得,好像我努力不努力,我都有饭吃的时候,反而不会再像前辈那样去尽力,为了一个角色付出那么多的努力和心血,是这样吧,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心态上的调整。

非常道:会把这种压力变成动力吗?现在对年轻演员评价挺严苛的。

刘昊然:对,当然会,虽然说角色和作品很多,但是你真正喜欢的还是少。所以在我真的遇到一个自己非常喜欢非常好的角色的时候,我还是愿意为他付出非常多的努力。

非常道:接下来要拍《九州缥缈录》,它算是一个玄幻剧吧?

刘昊然:算是。

非常道:是一个新的考验吗?

刘昊然:对,因为那本书我很早之前就看过。我上初中、高中的时候,比较淘气,那时候刚刚网络普及,有很多东西可以看。现在所谓的那些比较火的IP,其实都是我初中、高中的时候,趴在桌上看完的小说。

  • 王俊凯:时代偶像 破击前行

  • 周冬雨:声望之下 愈自由

  • 文淇:超龄演技如何炼成?

  • 董子?。荷倌甏┕?/p>

合作伙伴

后浪时代

《非常道》2018开年特辑:时代浪潮,跌宕奔流,身处娱乐圈,如何在空中楼阁上清醒,在热闹喧哗里奋进?


出品:凤凰网娱乐

制作团队

监制:小鱼  策划:斌斌  编导/采访:秦婉

后期:孟繁强 韩斯日古冷 冯海文

摄像:李征 李甦 王豪喆 李逸泽

渠道推广:钟小宝 王晔 洪佳雯 隋晓萌

专题设计制作:第十天工作室 周建春 郑美娜 陈曦 尹志 毛永洪 王涵

 

美术:管健铭

摄影:张沫 大宇

艺人统筹:小贝 许可